更專業的餐飲媒體
投稿

入股小女當家,弓長張首店將開…西貝再次按下快餐的播放鍵!

Panda Chan · 2020-06-15 15:44 來源:CEO品牌觀察

愛折騰的西貝~

死磕快餐的西貝,越挫越勇……

近日,有網友在微博上反映,西貝莜面村深圳一門店強制收取5元/位茶位費。西貝通過官微在評論區致歉,并表示將退還茶位費。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除了這件事牽起了眾多的討論外,西貝創始人賈國龍今年在快餐領域上的部署,也引發了一波行業的關注。

6月5日,賈國龍對外透露,未來會繼續探索快餐領域,西貝目前已與快餐品牌小女當家達成入股協議

翌日,媒體從小女當家創始人羅紅勇處獲悉,雙方確實已達成合作,西貝持股不足40%,主要為小女當家在體系、資金等方面給出扶持,賦能品牌發展。此外,小女當家團隊不變,拓展門店成為公司下一步發展的重點。

▲圖片來源:深圳晚報

如今,中式快餐品類面臨激烈競爭,行業淘汰率極高,餐飲巨頭西貝為什么會盯上一個從南昌開到深圳的快餐品牌。

小女當家到底是何方神圣?

據了解,快餐品牌小女當家目前在深圳、南昌共開設十多家門店,人均消費約為30元 。天眼查信息顯示,小女當家品牌運營方為深圳市小女當家餐飲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注冊資本100萬元,股東為自然人羅紅勇、文紹玲,持股比例分別為80%、20%。

▲圖片來源:餐飲解讀

早在公司落地深圳之前,羅紅勇在南昌幾乎每年對小女當家進行升級迭代:

  • 2011年,南昌市壇子口小女當家開業,推出現點現炒 套餐;

  • 2012年,采用透明廚房,推出現炒+稱重模式,提出“裸烹” 概念;

  • 2013年,首次轉變快餐行業的裝修風格 ,對食材提出高標準要求;

  • 2015年,采用全敞開式廚房,提出“好食材更好吃” 核心品牌訴求。

落地深圳之后,小女當家相繼選址在創維大廈、中科納能大廈這類型的快餐扎堆的科技園園區 ,并穩扎穩打,無論是出品,還是用餐體驗,均以絕對優勢,在競爭激烈的深圳快餐市場占先機。

明檔現炒、使用安心食材是小女當家突出重圍的關鍵。在消費者越來越追求健康、品質生活的當下,這兩點因素,并不稀奇。不過,小女當家做出如下突破:

小鍋現炒不僅聘用酒店廚師,還要稱重  

小女當家采取“稱重現炒”模式,消費者自助選菜后稱重結算,店家聘用酒店專業廚師掌廚 ,他們根據消費者的選擇與口味進行現炒。

▲圖片來源:餐飲解讀

現炒采用的是明檔廚房,從選食物到取食物時,消費者對其操作過程一目了然。在一定程度上,這增強了顧客的參與體驗感和對門店的食安信任度;

菜品豐富,消費者選擇面廣  

除了現炒外,小女當家還提供涼菜、燉菜、炒菜、蒸菜、鐵板、流食、飲品等各類現取菜品。七大類別,共50到60個品種 ,相當于把幾個品類的快餐店一網打盡。

在店里突顯食材的好品質  

在深圳,小女當家除了建立了自己的配送中心,確保食材的原生態之外,還懂得在門店恰如其分地把食材信息展示出來,把正餐的經營模式搬到快餐,提升了消費者對品牌的好感度 。比如純凈水、土豬肉放到門口,背景燈箱標明“好山好水、好食材”,電子屏幕滾動著所用的油、米等食材品牌名……

▲圖片來源:深圳晚報

從現炒明檔,到食材展示,小女當家打破了快餐業態亂而無序,弱化餐飲體驗的狀況,并把在快餐中做出體驗感,重現中式正餐那種“鍋氣”,為快餐市場開辟出更富想象力的市場前景與發展空間。筆者認為,小女當家這種經營模式,恰恰適合西貝目前往快餐方向的轉型路向。

西貝的“快餐路”一點都不順遂

賈國龍曾表示:“餐飲業的最高境界其實是做快餐。把一項創新大規模復制到全球才算做企業,只有做快餐才能把西貝推成國際大牌。”

一直以來,賈國龍從來沒有放棄在快餐領域的涉獵。早在2015年,他就已經下定決心做快餐,并把西貝的業務描繪為“五小”模式:小吃、小喝、小貴、小店、小老板

不僅如此,同樣自2015年起,西貝就不斷推出快餐項目。

西貝燕麥面:  

2016年9月,西貝推出子品牌西貝燕麥面,當時計劃4年內開出1000店,但在同年年底項目主動叫停。

麥香村:  

2017年10月,西貝旗下快餐項目麥香村開業不足3個月,宣告暫停。之前,曾揚言要在2017年底前開設21家店,3年計劃開店1000家。

超級肉夾饃:  

2018年5月,西貝再推出快餐新項目超級肉夾饃。本來計劃2019年開100家門店,但去年6月,賈國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超級肉夾饃不再繼續推進,已有的門店保持現狀。

無論是自家推出的快餐品牌,還是外賣專門店、西貝EXPRESS等店型,西貝做快餐,效果只是“雷聲大,雨點小”。賈國龍在去年坦言,嘗試四年多,發現西貝不具備做純快餐的能力,而西貝酸奶屋的誕生也是在原快餐基礎上對小型門店的嘗試。

▲圖片來源:餐飲經紀人

不過,同在6月5日,賈國龍把西貝屢次折戟的快餐項目,歸咎于自身的研發能力不夠。除了入股小女當家之外,賈國龍還宣布西貝自己孵化的快餐品牌“弓長張”計劃于7月1日在北京開出首店

▲圖片來源:弓長張國民食堂

弓長張定位為國民食堂,價格很親民。菜品主打“現炒+下飯菜” 概念,弱化主次之分。但外界表示,不管是菜品結構,還有價格, 弓長張依舊還存在著西貝正餐的影子。

跨界快餐,前景如何?

無獨有偶,另一餐飲巨頭也瞄準了快餐領域的商機,在不久前推出兩個快餐品牌“十八汆”、“撈派有面兒” ,均定位為平價面館,自助取餐和結算。

▲圖片來源:十八汆官方微信

為什么餐飲界兩大巨頭都想在快餐領域分一杯羹?

一方面,作為餐飲市場中僅次于火鍋的第二大細分品類,快餐行業的市場集中度卻遠遜于火鍋,卻具有與火鍋類似的易標準化屬性 。而且,其客單價相對較低,翻桌率、消費頻次高,門店拓展可復制能力強。

另一方面,如賈國龍所言:“西貝的定位是休閑正餐,但近兩年卻越做越累,不僅商場的客流在下降,我們自己的客流也在下降,雖然外賣幫助我們補充了一部分客流,但整體仍然呈現下滑趨勢,正餐也已經發展到了一個瓶頸期,因此我們想要做跨領域嘗試。”

圖片來源:西貝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餐飲市場的規模已經突破4.6萬億元,但海底撈去年的營收也僅為265億元。“大而不強”成為了我國餐飲業長期面臨的困境。而中式快餐市場潛力大,但目前連鎖化程度低,這對于餐飲巨頭來說是個機會 。不難看出,餐飲巨頭布局快餐市場,其風光背后,是對自身正餐模式未來發展路有著焦慮。

至于愛折騰的西貝,今年再入快餐賽道,與其說 “蓄謀已久”,不如說其執念深。能否成功,仍屬未知數,因為快餐的產品如何持久保持關注,低價位如何承載供應鏈的高成本 ,這是餐飲巨頭們涉足快餐領域需要面對的課題。

寫個文章不容易,求打賞

  • 收藏

寫評論

條評論
    网赌每天赢50坚持3年 杠杆炒股平台 佳永配资是实盘吗 福利彩票喜乐彩的介绍 网络赚钱网 上海程序麻将机 准确一期一码 分析一只股票实例 网络棋牌游戏 如何炒股 广东推倒胡好友房 彩金捕鱼ol可兑换现金 乐享北京麻将下载 可以提现的李逵劈鱼 波克安徽麻将辅助器下载 35选7福彩 股票配资平台1选一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