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專業的餐飲媒體
投稿

餐飲業,再受重創

周洪楚 · 2020-06-15 21:13 來源:紅餐網

北京餐飲防控再次升級,全國餐飲從業者憂心忡忡。此次疫情的反撲,是否會對全國的餐飲業造成二次沖擊?全國的日料餐廳、海鮮店又將何去何從?

近日,“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新冠病毒”的事情鬧得滿城風雨!

自6月13日起,疫情爆發地北京新發地市場已經休市,目前整個豐臺區也已啟動戰時機制,周邊小學、幼兒園再次停課,11個小區封閉管理。而北京餐飲防控也再次升級。

01

兩家餐廳員工確診!

北京餐飲業“六月飄雪”

6月6日零時起,北京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級別從二級下調到三級,在長達幾個月的疫情防控,北京餐飲業終于迎來了希望之光。特別是六一之后,北京餐飲復蘇迅速,而等級防控也降為了低風險區域。

在很多餐飲老板以為終于熬到頭的時候,誰知道一則關于“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新冠病毒”的消息傳出,使得北京餐飲業的防疫防控再次升級。

特別是新發批發市場確診人員,其中有三例分別為某川菜館老板,以及大海碗餐飲公司的兩名員工,讓北京的餐飲人擔憂不已。

隨后,官方迅速部署對已復工餐飲單位進行全面疫情防控。6月12日晚,北京市海淀飲食服務行業協會發布通知稱,嚴格按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間餐飲服務單位經營服務指引(4.0版)》進行規范操作。

根據指引4.0版規范要求,餐飲企業要確保員工體溫正常,上崗期間保持清潔衛生,嚴格洗手消毒,時刻佩戴口罩,并及時更換;安排專人對就餐人員檢測體溫并核實“北京健康寶”信息;同時,要在店內外候餐區、取餐區、結賬區等人員易聚集區域劃設“一米線”,嚴格控制人流密度,提示顧客與他人隨時保持1米以上的距離;控制餐廳就餐人數,拉開桌位間距,確保間隔在1米以上。值得注意的是,4.0指引規范要求,餐廳不得安排非同行顧客同桌就餐,停止接待群體性聚餐,嚴格控制就餐規模,停止承辦酒席宴會等群體性聚餐活動。

防控的升級,以及“三文魚攜帶病毒”等相關言論的擴散,讓剛有好轉的北京餐飲業再次遭受重創。“剛剛看見希望,結果來了當頭一棒。”一位在北京開店的餐飲老板表示。

而有關“三文魚攜帶病毒”的說法嚴重影響了北京餐飲企業,尤其是日料企業及進口海產企業。總是來說,此次事件對于剛剛開始起色的餐飲企業是“雪上加霜”。

02

海鮮、日料餐廳被推上風口浪尖,

北京餐飲人憂心忡忡

“新發地市場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的消息一出,在新疫情爆發地新發地市場較近的餐廳收入迅速歸零,而北京的海鮮、日料餐廳隨即被推上風口浪尖。

“這幾個店剛剛恢復的生意,因為新疫情的爆發,今天(6月13)一個就餐的客人都沒有。”一位在距離新發地市場一公里開川菜店的餐廳老板很無奈。

而據《北京商報》6月13日報道的消息顯示,北京市內許多日料品牌因受到近兩日北京新增病例影響,雖然已緊急下架三文魚及三文魚相關產品,但依然遭遇顧客大量退訂。

某日料品牌老板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表示:“6月13日中午我們有的餐廳只有一個顧客,有的餐廳就是0,預約的顧客也全取消了。我干餐飲這么多年來,從來沒有碰到這種狀況,2月下旬復工之后也沒有碰到一個客人都沒有的情況。”

一些同屬于日料品類的餐廳客流也大受影響。

新疫情爆發的第二天,北京的居酒屋品牌串亭居酒屋創始人丁一就在朋友圈做了一個小調查:“雖然沒肺的三文魚被強行背鍋,但日料并不等于三文魚,何況生魚壽司也并非居酒屋主打,那么大家還會來串亭吃飯么?”而其收到的回復中,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表示短期內不敢再來。

△圖自丁一朋友圈

丁一坦言,“雖然居酒屋并非以生魚壽司為主打,居酒屋所有的生魚壽司產品銷售占比不到營業額的四分之一,但居酒屋畢竟歸屬在日本菜品類,而且中國是生食三文魚第一大國(日本的中高檔壽司店幾乎沒有生食三文魚類產品),所以在疫情和三文魚的疊加影響下,北京的居酒屋影響依然很大,而這幾天串亭居酒屋各門店的客流量相比以往,銳減為25%。”

除了離爆發地較近的餐廳,以及海鮮餐廳和相關日料店之外,新病例的發現,北京正在恢復中的其他餐廳生意也被殃及,就連一些遠離新疫情爆發地的熱門商圈和街區同樣客流慘淡。

據媒體報道,西單作為北京最具人氣的商圈之一,在疫情后人氣也恢復的很快。但是疫情卷土重來,讓西單附近的商場客流直接減半。

一些率先恢復排隊的餐廳,也受到了很大的沖擊。

巴奴君太店店長介紹,4月份他們的門店恢復情況是商場里名列前茅的,5月份基本恢復到了疫情前的水平。6月初的周末一天能開200多桌,而6月13日驟降為140桌,流失近4成。而巴奴北京悠唐店也是這樣的情況,上周六上桌215桌  ,這周六上桌160桌,流失55桌。

而北京最著名的美食集中地簋街同樣如此。有媒體實地探訪發現,6月13日晚上,原本應該人聲鼎沸的簋街只有少數行人經過,大部分餐廳只坐了寥寥一兩桌客人。

一位在北京開餐廳的老板無奈地說道,“二次疫情爆發突然,對于很多餐飲店而言,幾乎都沒有挽救營收的辦法可言,只能靜等疫情發展變化了。”

03  

全國日料店及相關產業均受殃及,  

成都、合肥、湖南等各大城市迅速響應  

這次疫情的反撲,不止北京餐飲受到影響,全國日料餐廳也受到了重創,甚至影響到了其他品類的餐廳以及上下游相關產業鏈。

這次新疫情,因在三文魚案板上發現新冠病毒,網上關于“三文魚有問題”等謠言一時間被傳得沸沸揚揚,三文魚、日料店也成了眾矢之的。雖然官方辟謠的聲音很快出現,但消費端群體性的恐慌已經在全國蔓延開來。

北京主要商超超市發、物美、家樂福連夜下降三文魚。隨后,全國各地也紛紛響應,但凡有三文魚的平臺,全部下架。

不僅如此,北京疫情的復發對其他城市也有影響,成都最大批發市場下架三文魚產品;多地餐飲協會紛紛倡議餐廳暫時停供生食類海鮮菜品:

  • 6月13日,成都最大的農產品批發市場——成都農產品中心批發市場已經實行最新管理辦法,即日起全面下架三文魚產品,具體再銷售時間待定。

  • 6月13日,南京餐飲商會發布關于現階段疫情防控的倡議書,倡議南京各餐飲企業嚴防死守,切實做好防控措施,倡議食品加工要充分熟化,暫時停止供應生食類的畜、禽、海鮮水產等相關菜品。

  • 6月13日,武漢餐飲業協會發布倡議書,倡議所有恢復堂食的餐廳暫時停止制作和銷售生冷刺身海鮮。


據紅餐網不完全統計,目前包括成都、合肥、湖南、福州等地,各商場、超市及餐館也都已經緊急下架三文魚及相關制品。還有地區餐飲協會更是緊急發布通知,要求餐企全面排查生鮮肉禽及原材料進貨隱患。

與此同時,國內不少日料店、海鮮店紛紛下架三文魚相關的產品,有些餐廳甚至將生鮮類如刺身、魚生等產品也從菜牌上撤了下來,門店客流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廣州吉兆火炙壽司創始人王榮顯向紅餐網(ID:hongcan)表示,在北京的三文魚事件爆發之后,雖然他們三文魚產品占比很少,還是以高溫的火炙壽司為主,但餐廳的客流量還是出現了明顯的下滑跡象。“就這幾天,我們壽司店的營業額下滑了30%~40%。”

據了解,吉兆壽司的產品大多都是以熟食為主,但是業績依然受到了打擊,其他以生食刺身為主的日料店損失將會更大。“其他日料店的損失應該大部分在50%以上,而其他中餐估計會損失10%-20%左右。”王顯榮猜測。

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三文魚相關產業鏈,海鮮供應商慘遭退貨、三文魚概念股嚴重虧損。

此次“三文魚事件”,日料店和海鮮餐廳首當其沖受到沖擊,但是很多經營其他品類的餐飲人也擔心受到波及。

“我們好不容易熬到現在,生意才剛有所復蘇,現在突然又出現新病例,萬一防疫管控再嚴起來,我們只能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但是也有餐飲人士表示,這次疫區集中,北京響應速度極快,溯源和密切接觸人群得到了很好的掌握和控制。加上經受過上一波疫情的打擊,無論是餐飲老板還是消費者,心態都放得比較平和,相信實際影響不會太大。

寫個文章不容易,求打賞

  • 收藏

寫評論

條評論
    网赌每天赢50坚持3年 什么软件可以买股票 波克安徽麻将官方网站 波克棋牌完整版 腾讯欢乐捕鱼有辅助吗 福建麻将胡牌规则 一码一肖期期大公开免费 丰城期货配资 双码数是什么意思 苹果股票 双码四四打一数字 紫幻河南麻将app官网 欢乐捕鱼人官方下载 海南琼崖麻将苹果下载 一波中特最准网址101 四人麻将在线玩挣钱 可提现的捕鱼手机游戏